一世唐人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:妖女
0     1255.妖女

    张文这儒士的毒计还真的挺管用,只一天时间,山顶的羌人残兵就是逃下来了数百人,翌日,在强烈的心理攻势之下,又是逃下上千人,到第三日,山上仅有数百人了。

    看向身边的数百勇士,个个都是面容刚毅,眼中带着几分凄苦,这些都是甘愿被白石大神抛弃也要追随乌珠赴死的人。

    乌珠一身战甲,枯坐在山头,看着山下连绵的唐军军营,还有那卖力喊话的千余唐军,耳中嗡嗡的,只有那劝降之声回荡,唐军连番喊了三天,山上残兵的脑袋瓜里都是这个声音,连做梦都是这个声音,几欲疯掉了。

    乌珠也是心如死灰,看了看身边的护卫阿大等人,嘶哑着声音说道:“大势已去,阿大,你们下山吧”。

    阿大闻言脸色微变,眼中赤红,“阿大不走,阿大要?;の谥樾〗恪?。

    乌珠闻言凄凄一笑,摇头道:“我说过,势与白石山共存亡。听我最后一次命令,带着勇士们下山,去投奔你们的首领”。

    阿大闻言顿时着急了,忙不迭摇头道:“不,阿大不走”。

    见状乌珠也是微叹,没有再多言语,她是熟悉这头脑简单、四肢发达的护卫的。

    “乌珠,出来搭话”。

    这时,山下又传来大喝之声,响彻山谷。

    这是唐将薛仁贵的声音。

    乌珠站起身来,走到阶前,冷眼看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贼女听着,大将军仁慈,已给了你三日时间,今日特命某来下最后通牒,此通牒一下,半个时辰之内,若不丢盔弃械来降,定将踏平白石山,山顶顽匪,一个不留”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薛仁贵抽出一支绑上了战书的粗大箭矢,取下震天弓,张弓搭箭,直把弓弦拉得吱吱响,咻的一声,比制式箭矢粗大三倍的粗箭脱弦离去,砰的一声响,正是射中乌珠旁边的一块巨石。

    巨头碎裂,箭杆折断,战书正溅落在乌珠脚边。

    一箭之威,恐怖如斯!

    在场之人,无不色变,这一箭,从山下射至山顶,破空,碎石。若是方才瞄准的不是这巨石,而且乌珠本人,恐怕亦是逃不过这惊神一箭。

    乌珠没有去看那战书,而且沉声喝道:“全军集合”。

    命令一下,分散在山头各处防守的数百残兵迅速的集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大唐太子,此番纷乱,皆我乌珠一人之罪,所有罪责,以我乌珠一命担之,我现在让他们集体归降,只愿你莫要伤害他们,善待羌人,洮羌上下,感念不尽”。

    三百残兵静静的守在其后,乌珠面对山下嘶声喊道。

    李破军听到这话,也是动容,走至阵前。

    “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乌珠你能幡然悔悟,实乃……”。

    听这乌珠的意思,似乎要以死恕罪,如此“女斗士”,自是该死,但也应经过国法的审判,领兵反叛,按道理应该是要大理寺等三司会审,交由皇帝定夺的,李破军自不可能让她自戕谢罪的。

    只是话还没说完,却是被乌珠打断。

    “太子误会了”,只见乌珠粲然一笑,似乎有几分豁达,“我虽认罪,亦愿但罪,但我乌珠绝不知罪,自由本该就是自己争取,昔日汉代暴秦,今有你李唐取代隋杨,你们中原百姓不堪暴君无道可以聚众揭竿而起,可以推翻暴政,那我羌民因何不可,同为炎黄后裔,凭什么你汉人就可以一代又一代的统治河山,而我们就该成为你们口中蛮夷”。

    说着乌珠也是愤然不已,手指着苍天,厉声大喝。

    山上山下,数千之众,听闻此话者,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“昔年五胡入主中原,大涨我胡夷气概,我乌珠恨只恨不能生为男儿身,恨只恨那苻坚石虎之辈太过短视,屠戮汉民,只知一味地破坏、毁灭。若我居其位,崇汉化、学汉制、用汉官,广推军事,善待汉民,只要稳住了汉民,我就不信建立不了百年王朝”。

    听着乌珠的话,李破军也是脸色一变,一旁的张文也是脸皮子直抖,从未听过这般骇人听闻的话语,指着乌珠直道:“妖女、此乃妖女啊……”也不知道是钦佩还是气愤。

    唯有李破军知道,这乌珠还是有几分头脑的,她这说的,不就是满清的手段吗?

    历朝历代,唯有满清这个少数民族统治了中国数百年之久,其余的氐秦、羯赵和蒙元等等,在中原都待不长久,不仅仅是因为文化习俗不一样,更是因为施政不同。

    氐秦、羯赵和鲜卑燕等势力都是把汉人当做两脚羊,压根就没把汉民放在眼里,而满清鞑子却先是笼络吴三桂、晋商等有兵有钱的势力得以入关,后来又打着为崇祯帝复仇的旗号,团结汉民贵族阶级,消灭农民军,祭拜大明皇帝,承嗣皇统,成为了名义上正儿八经的中原王朝,又是接纳汉官,团结汉民,压抑着百姓……直把百姓给压的死死的动弹不得,奴性渐深,才得以长久。

    眼下这乌珠,不过是西北一个羌人小部落的女子,竟也是有些般想法,不得不让李破军感到心惊。

    “恨我羌人不团结,羌人亦有数百万人口,论实力不属于鲜卑匈奴,但从无中原汉民一样团结过,你中原随便一枭雄揭竿而起便有数十万兵马,而我羌人呢”说着乌珠也是凄苦一笑,“从无百万之国”。

    这倒是说的在理,羌人虽然是人数众多,但是族群太多,多达上百个,而且各自信仰不同,有些族群还是死敌,虽然整体势力并不比鲜卑、匈奴等族若,但在此之前从来没建立过大的政权。

    历史上前秦苻坚兵败之后,羌人姚苌倒是乘虚而入,割据关中,建国称帝,自称“万年秦王”,但也仅限于长安和渭北这一小块区域,国力虚弱,存在不过三十二年便被消灭。

    再后来羌人梁勤割据宕昌,建立羌族小国宕昌国,地不过千里,人不过十万,被北周大将田弘派兵消灭,再其余的发羌国、唐旄国等等也不过是一些羌人小政权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660| 516| 603| 648| 398| 431| 893| 748| 380| 713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