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8.船滞京口处
0     汴州军城监军院,俱文珍穿着五彩缯衣,站在中堂,四周锦帐屏风后,全是披甲执刃的宣武军牙兵,人影幢幢,而其下则是李万荣、李乃、韩弘、刘逸淮等宣武大将,密密跪了满地。x23us.com

    李万荣只是一味地号哭,他对俱文珍解释自己为什么在先前的小河之战里擅自脱离:“万荣听闻那淮西逆贼吴少诚,派遣一骁将,大举侵入陈州,威逼我宣武军,不,是威逼朝廷江淮屏障睢阳(即宋州),某救急心切,又不及知会董相公,故而官军小河之败,实非万荣本意?!?br />
    俱文珍不声,他的眼睛看到的是,李万荣在下面哭,可四周全是杀气腾腾的汴州甲士,然后他不再声张,就问李万荣,如今之事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天下苦兵革久矣,可否请朝廷赦免淮西?!?br />
    “不可?!本阄恼涠先痪芫?。

    李万荣眼角里的凶光转瞬产生,又很快消失,他便再哭起来,对俱文珍叩首道:“淮西距离东都太近,一旦吴少诚兵锋乘胜推进,昼夜便可至洛阳,洛阳不打紧,然则洛阳和我汴州间的河阴转运院,若被蔡贼所陷的话,上都长安的漕运可就彻底断绝。中使可奏请朝廷,以东都防御兵、汝州刺史、陈许节度使、山南东道节度使及义成军节度使为一体,以朝廷元老宰执统制之,专力守备河阴地;然后某请缨,可统制宣武、徐濠泗两镇,全力保障汴水的漕运,以求今年江淮的财赋能平平安安地运到京师里来,以供平叛之资?!?br />
    “节下是说,你要指挥张建封的徐濠泗?”

    “不但是徐濠泗,因为蔡贼有继续袭击睢阳的可能,而陈州向来是睢阳西门所在,万荣请让一大将镇陈州,断绝蔡贼东进,攻漕运的可能?!?br />
    “陈州,那是曲环的方镇管州!”这下俱文珍也愤怒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宣武军的管州就有汴、宋、亳、颍四州,它是先前永平军分出来的:永平军还分出了一支义成军,管郑、滑两州,此外还有陈州,现在归忠武军节度使曲环;泗州,划给了张建封。

    现在贪得无厌的李万荣,借机强索陈州不说,还希望把徐泗置于自己的节制下,当真是膨胀的可以。

    俱文珍的怒声刚落,便听到院墙四处,刀刃出匣和弩牙拉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节下的意思,我自当给朝廷禀明?!弊钪站阄恼湟仓荒苋绱怂?。

    李万荣大喜,连声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不久在信陵亭内,李万荣和诸位宣武军将合谋,他说:“只要本帅将漕运一捏在手,半条船都过不到河阴巡院,长安天子休想吃到一粒浙米?!?br />
    “节下意思是,马上将进奉船悉数扣下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此我便向朝廷请求,重设永平军的旌节,管汴、宋、亳、颍、陈、泗、郑、滑八州,从此整个漕运都归我们,所求天子自当无不应允!”李万荣豪气万丈,举手喊道,接着他对刘逸淮说,“刘司徒,还有你我都是滑州匡城乡里,狐死首丘,我为汴州节度使,岂有让故里在义成军的道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汴人治汴已经不行,要把整个漕运流被的地区都纳入到永平军的旌节下来?!敝钗痪技ざ肫鹄?。

    但李万荣的想法,实际上已经落空。

    润州京口处,沿江烽燧烟火高照,无数满载的船只都涌向扬州的方向,但镇海军节度使韩洄却接到朝廷的密诏,及高岳的密信,称两税物资不再往淮河和汴水里转运,甚至连扬子院都不要去,全集中在京口,以待发落。

    于是韩洄急速派出三千宣歙弩手,和三百艘楼船走舸,布置在京口处,和扬州隔江而望,把成百上千的进奉船都?;て鹄?。

    同时,朝廷派遣赵憬,从长安城进发,号称要镇守东都洛阳,为“东都汝陈许陕虢?;纪秤埂?,全权指挥对淮西的战事。

    但对李万荣的处置,皇帝的态度则是暧昧不清的。

    赵憬现在掌握的军力,已达到十余万。

    刚刚在小河取得大胜的吴少诚,心中也不由得害怕起来,他召来李元平,抱怨说:“先前听取先生计策,虽旗开得胜,但淮西现在男丁尽从军,只剩妇人耕种转输,可朝廷依旧没有退兵的迹象,下步该如何办?”

    现在的状态,和李元平当初所想的也有差距,朝廷的态度更加强硬,没有罢战求和的意向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现在江淮东南的两税财赋不敢入漕运,想必朝廷也支撑不了太久的,“请节下将精锐布置在郾城处,另外遣送游军于申州、光州,防备官军自山南东道、鄂岳或寿州处偷袭,节下领牙兵镇蔡州本营,支援四面,如此便是万全之策?!?br />
    对此吴少诚勉强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待到李元平离去后,先前去京城奏事的推官杨元卿请求谒见,然后他忽然告诉吴少诚个惊人的消息:

    “节下,仆从上都得到确凿的消息,我等皆入了那赵憬和裴延龄的圈套?!?br />
    吴少诚愣住了。

    接着越想越不对劲,也越来越觉得杨元卿说的有道理,“你是说......赵憬和裴延龄故意在天子前,推举高岳出镇淮南?”

    “高岳锐意要削平我淮西,所以他要出镇淮南是真的,但赵、裴棋高一着,借此故意让我淮西、淄青发难,便迫使天子罢高岳的相位,为太子宾客,置于闲散?!?br />
    “高岳罢相......那赵憬继为中书侍郎......”

    “便趁势以征讨淮西的名目,如今为那东都汝陈许陕虢?;纪秤??!?br />
    吴少诚听到此,咬着牙,“也即是说,我淮西成了那赵憬的踏脚石了?之前他和裴延龄泄露天子和大臣于延英殿问对,给我与李师古,也是故意为之的?!?br />
    杨元卿颔首,“高岳是蝉,淮西、淄青是螳螂?!?br />
    “赵憬便是那黄雀,也即是说,我淮西不灭,他是不可能宽赦的?!?br />
    “然也,据说延英殿和金銮殿里,天子都曾问过淮西、魏博、淄青可赦否赵憬为中书侍郎载笔金銮殿,明确对天子说,魏博可赦,淄青可赦,然淮西独不可赦天子壮其言,故而让其主持对我淮西的征讨?!?br />
    “混账东西......”吴少诚觉得自己快无法控制情绪了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165| 267| 971| 482| 156| 692| 826| 645| 319| 270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