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第二千八百七十一章 表弟
0 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表哥,我实在放心不下您,我不能走,我不能走?!?br />
    陈冲哪里是放心不下王万宇,他是看不上库管的工作,再说了,他这次前来,不是为了要钱,也不是为了要工作,是为了把自已的亲儿子送进王家,以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王万宇的百亿家产了。

    梁飞会心一笑,轻拍陈冲的肩膀说道:“陈先生,如果你实在看不上库管的工作,你可以去我八大胡同上班,我那里还缺保安,你可以去试一试,既然你是王总的表弟,我也不能亏待了你,所以工资方面,我会多给你一些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梁飞早就看透陈冲是个市井小人,所以故意打趣着。

    陈冲气不打一处来,他的目的当然不止这点工资,所以更加看不上梁飞介绍的什么狗屁保安工作。

    “梁飞,你什么意思,我怎么说也是表哥的亲表弟,你让我去当保安,不是打我表哥的脸吗?我告诉你,你不过是千家的朋友,不是我们家的亲戚,所以,你从哪来去哪去,不要一直缠着我表哥不放,你别以为我不清楚,你哪里是真心关心我表哥,你是看上了我表哥的钱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冲用手指向梁飞,一字一句的说着,看上去真像是骂街的泼妇。

    梁飞没有理会这小子,原本他就不把陈冲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王万宇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让他丢人的表弟。

    “阿冲,你够了,我这里不需要你,你立刻给我收拾东西走人?!?br />
    王万宇恶狠狠的说着,他的身体原本就不好,听了方才陈冲的话后,更是气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陈冲当然不会离开,就算离开,也要让梁飞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王万宇可是有百亿的身家,他可不想便宜了梁飞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怎么这么糊涂呢?你怎么就看不出,我是真心对你的,这小子,没错,就是梁飞这小子,他不是个好人,他表里不一,他是想骗咱们的钱,他不是个好人,表哥,你不要相信这小子,一定不要相信他?!?br />
    陈冲气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梁飞,他正悠闲的坐在沙发内吃着水果,陈冲这种人他早就见多了,自已阅历不高,还能看出陈冲的人品,像王万宇这种在商场上混了几十年的商人来讲,更是一眼就能看出陈冲的为人。

    所以梁飞不必慌张,也不必解释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王万宇他心里跟明镜似的,会明白自已的苦心。

    王万宇并没有理会他这个表弟,而是请来了保安,命人将他强行带走。

    直到陈冲离开后,王万宇才觉得耳根子清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缓过神来,看向眼前的梁飞,小心解释道:“实在抱歉梁总,让您见笑了,我这表弟天生就是个不中用的人,如今看到我们千家不在了,他以为,我会把家产给他们,呵,还真是可笑?!?br />
    梁飞听到这里,也算放心了。

    至少在王万宇心中,他早就心理准备,早就看透了这一切,不为陈冲所动。

    “王总,这是您的家事,我也不方便评论,不过呢,你若相信我,可以服下这粒药丸,不瞒您说,我刚才也同样服下了这粒药丸,之前的我您也是知情的,每当想起千家,我的心情久久不得平静,心里想的念的全是她,无法正常工作,无法正常生活,连饭也没正儿任八经吃过,如今我服下了这粒药丸,对千家的思念没有减少分毫,不过呢,我的心反而静了,精神也好多了,思维也变的清晰了?!?br />
    梁飞说的是心理话,他已经不再沉浸在悲伤之中,仿佛冥冥之中已经看透很多事情,就犹如王千家的死,以前梁飞一直认为是自已的错,不应该就这样放走王千家,这才害的她死在路上。

    如今他也想透了,或许这件事是有自已的原因,但是人的命数是有限的,王千家的阳寿已尽,虽说她离开了人世,对她来讲,或许是个新的开始。

    王万宇看着手中的药丸,他最近几天一直处在崩溃的边缘,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,生死人命,人死是不能复生的,可是他却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,无法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想到公司的那一众工人,想要好好工作,好好生活,可是却一直静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昨天晚上想了一夜,自已不能一个人活在这世上,就算是千家看到也不会放心的,所以他认为,他或许应该考虑再找个女人,再成个家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只要再成个家,对他来讲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至少有个人可以陪在自已身边,说说话,谈谈心,他也不至于每天孤独寂寞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想到,若老天爷天眼,能再给自已一个孩子那便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他都喜欢,只要是他的孩子,他都能接受。

    他冥思了几秒钟,最后下定决心,拿起梁飞手中的药丸,将其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王万宇将药放入口中后,梁飞则是坐在一旁小心查看着,生怕他会有任何的意外。

    毕竟此药是劲宝亲自所制,虽说它的医术在梁飞之上,可是它在用药上十分大胆,完全不顾虑用药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梁飞记得,当时自已服下药时,是有一定反应的,难受了老半天,这才将此药全部消化。

    王万宇同样不出意外的进入难受的状态,他立刻感觉头一直在疼,他紧紧将头抱住,坐在沙发内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梁飞见状,拿过仙湖水,亲自喂服王万宇,大约过了几分钟后,王万宇这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梁飞立刻走上前,帮其把脉。

    还好他的身体一切扛的住,没有任何的问题,只是方才服下药后,身体突然有了反应,这才会感到头晕和胸闷。

    “王总,你怎么样了?心情有没有好一些?”

    梁飞小心询问着,王万宇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梁总,你还别说,你的药还真是神了,最近几天,我的胸口一直闷闷的,像是有个石头压在上面的一样,现在我的胸口也不闷了,一切都好了?!?br />
    :。:
629| 21| 795| 474| 326| 591| 286| 51| 188| 295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