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五一章 混乱如麻 下
0     宋征终于想明白了,天邙城绝域为什么这么奇特,究其原因还是笼罩此处的天条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按说天条原本是一体的,冥冥中位于诸天万界的最高层。便是当年的仙界、现在的神界,也在其下。对于当年的仙人来说最大的罪孽莫过于“犯了天条”。

    而天条笼罩下,每一个世界的秩序和规则不同,才造成了各个世界的唯一性和特殊性。

    天邙城绝域的天条显然是收到过什么“创伤”,所以一到了夜晚就会发生改变。而他所看到的、比如各种阵法,实际上应该是一种力量和规则的体现。随着时代的变化,在不同的人眼中体现出来不同的“阵法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宋征看到的是这些阵法,但是几万年前的修士,看到的是他们那个时候的阵法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,按说洪武世界这种凡人之界,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才是,但是这里牵扯到了冥凰,那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里很可能埋藏着冥凰的遗蜕,而这里又没有华胥太祖那样飞升强者的苦心布置,将冥凰遗蜕封印住,所以冥凰遗蜕的力量泄露出来,年长日久,影响天条,将这里变成了一个特殊的冥凰界域,当中的一切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可是宋征还有一些疑惑:冥凰的确强大,但是毕竟是输了。

    仅仅是的遗蜕,就能够做到让天条发生变化的程度吗?

    他隐隐感觉,这其中,恐怕还是有什么关键的细节,自己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有了这个具体的思路,他就知道应该怎么去做了。他不再去“看”和“研究”那些阵法,只是将这些所谓的阵法,当成了纯粹的力量结构。

    于是他闭上了阳神天眼,仅仅以神识感知。

    不再去“看”之后,那些力量结构在他的感知中,就变成了一团团纯粹的力量,灵光柔和,彼此呼应勾连,有了一定的规律。

    他循着这种规律,慢慢延伸神识,自身飘荡而起,追随而至。

    世间凡俗以及绝大部分修士,都以为“天通境”便是可以掌控天条,至少是在一定程度上扭转天条。但实际上真正到了天通境才会明白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或者说这种观念混淆了一个概念,他们将天条统御下,世界的规则和时序,看做是了天条。

    天通境说白了就是“通天”的必经之路。在这条路上,他们的确有能力影响世界的秩序和规则,但是对于天条,仍旧处在简单的理解状态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宋征明白想要真正影响天条的难度,所以他才怀疑,仅仅是冥凰遗蜕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吗?

    他循着那些力量之间的联系和规率,慢慢梳理出了一个脉络,发现了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力量脉络最终收束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乌十猎看到宋征前进的方向,逐渐离开了天邙城废墟的核心,不由得一阵疑惑:大人前进的方向是……落凤口?

    他隐隐记得有关落凤口,似乎有什么传说,却一时间记不清楚具体内容了。

    宋征忽然睁开眼睛来,他距离落凤口只有三十里了,到了这里,对于那一处特殊地点的感知十分清晰了,他已经明白了全部缘由:天邙城的冥凰界域出现,是综合了各种因素的结果。

    冥凰遗蜕和冥凰当年的最后一击!

    这一击具体经过宋征当然不知道,但是从落凤口中的情况来看,冥凰在这一击之后,前功尽弃而陨落了。

    这一击凝聚了冥凰全部的力量,的确强大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天条!

    陨落之后,一部分遗蜕和这一击的影响力一同坠落,逐渐归于沉寂,而后经过了漫长的岁月,天邙城逐渐被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。

    而宋征推测,冥凰最后一击,类似于七杀妖皇的言出法随。所以效果一直凝固,又有冥凰遗蜕的力量持续发酵,最后才能够将天茫山绝域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宋征心中一声暗叹:终于找到了。

    站在这里,他终于可以稍稍轻松一些,找到了剩下的冥凰遗蜕,他就可以提前阻止一场劫难。

    这一次总算是选对了,他心中那种“无论怎样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”的无力感一扫而空,顿时觉得面对世间大劫,还是可以努力争斗的,奇迹必定会发生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轻松感刚刚升起来,他忽然感应到了什么,眉头一皱奇怪一声:“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落凤口中,好像有很么东西,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掩盖着,但是似乎是因为这种力量已经开始接触冥凰遗蜕,所以波动十分明显,遮掩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落凤口中有一道奇异的音波忽然而起,传遍整个天邙城绝域!

    绝域之中的一切生灵瞬间疯狂,整个绝域提前进入了“黑夜”的状态,而这一次的疯狂更加彻底,荒兽莽虫失去了理智,不管自身状态是否合适,嘶吼着挣扎而起,双眼血红,攻击周围的一切生灵。

    那些野兽瞬间变得奸诈无比,眼珠子乱转,想要坑害一切。

    那些虫豸,嘭的一声身躯变得无比庞大,不管周围是什么,先抓过来一阵撕咬吞吃。

    那些植物,荒草变成了锯齿,树木变成了树怪,拔地而起满山乱走,不管跟什么碰到了一起,立刻扑上去一阵厮杀……

    整个绝域之中的一切秩序,彻底败坏!

    在这种疯狂之中,有一片淡淡的黑雾慢慢升起,看似无比缓慢,却在一瞬间,笼罩了整个天邙城绝域。

    宋征咬牙切齿,一声嘶吼:“幽冥之力!”

    这是冥凰的幽冥之力,和现在的幽冥之力并不相同,不容与天条之下。但是在天邙城绝域中,却可以存在!

    这种幽冥之力中,带着冥凰临死前的不甘和怨怼,轰然一声让原本已经彻底混乱的生灵们,达到了一个力量的极限。

    所有的厮杀变得更加可怕,宋征三人身边,一群群的树怪、巨虫、荒兽冲了上啦。

    宋征一挥手,一圈光芒扩散,将这些东西统统扫开,但是他清晰的感觉到,自己资深镇国的力量,在这样的黑雾之中被压制了,他心中愤怒无比:提前进入落凤口的那人是谁!

    镇北王世子的意识现在已经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他进入落凤口之后,就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召唤着自己,他虽然是巅峰老祖,但是和这种力量相比起来,孱弱的宛如蝼蚁,在这种力量的影响下,忘记了危险、忘记了抗拒,懵懵懂懂只知道跟随这声音,穿过了一片被神秘力量掩盖的区域,以诡异的步伐行走着,进入了一片隐藏在层层力量之下的特殊虚空。

    在虚空之中,他看到了数百年前,很多人看到的异象:有一只巨大的黑色凤凰,从天而降,落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,这一只凤凰会给自己强大的力量,可以改变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感觉到,天条?不过如此!

    他张开了双臂,拥抱那只凤凰,全无防备的将自己彻底奉献给了这只凤凰。

    他的一切灵识早已经被封闭,理智在那种力量的影响下彻底凝固,不起用。

    在真实的世界之中,他所在的那一片虚空,脚下有漆黑的物质蔓延而上,顺着他的双脚、双腿,一直蔓延覆盖了他的全身!

    而后,这种透着邪恶、愤怒、疯狂和混乱的漆黑物质,在他身上不断地蠕动着,越聚越多,渐渐地堆积成了一座山岳般大小。

    他变成了一个漆黑巨人,巨人虽然还是人形,却隐隐有着异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人身鸟首、背后蔓延出一千只凤尾。每一只凤尾的翎羽中心,抖动着睁开了一只诡异的灰白眼球!

    他一步步走出了那特殊的虚空,走出了落凤口,迎上了宋征。

    他感应到这一批“挑战者”,感觉受到了冒犯。要将胆敢冒犯自己的蝼蚁,一把捏死。当年的事情,在它的心中,留下了太多的愤怒和不甘,这种情绪经过了数十万年的累积和酝酿,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执念。

    一旦再次受到挑战,它瞬间暴怒,想要毁灭一切。

    宋征身旁,扶苏王和乌十猎目瞪口呆:“那、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们感应到了那东西可怕的力量,扶苏王下意识的就想象上一次一样转身而逃,把这个难题丢给宋征去解决。您是资深镇国,属于个子高的,天塌了当然您顶着。

    乌十猎则是诧异之中,很快想明白了这人来自何处。

    宋征来到金阳城的时候,扶苏王已经遵循他的意志,严令金阳城:这段时间内,任何人不得进入天邙城绝域。

    能够无视金阳城的禁令,更敢于无视金阳城禁令的,只有镇北王府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恐惧,不敢告知宋征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511| 140| 770| 921| 412| 577| 25| 890| 636| 223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