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刺杀
0     韶华来到沐王府,先是将昨夜皇宫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给云千夜和叶儿听,之后便说出了想以王爷去让柳溪出手的想法!

    “方法倒是不错,只是如今他这个样子,如何能做得了沐王爷?”云千夜都替瑾墨伊担心了,这副阴阳怪气的样子,又不会武功,在柳溪面前岂不是一秒露馅吗?

    纳兰宓倒不以为然,她打量了一下一旁的瑾墨伊,那眼神让瑾墨伊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瑾墨伊看着她走近自己急忙缩进椅子。

    “其实他不说话的时候,还是看不太出来的!”纳兰宓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如何能不说话?”云千夜不解,让沐王爷去就是要让柳溪去刺杀梁王的。

    “实际行动就可以了!这副妖精的样子,柳溪想必早就垂涎三尺了?!?br />
    韶华听得叶儿的话,她应该是已经有了法子,既然如此,一切按计划进行便是。

    当晚,瑾墨伊刚要睡觉,就被那女人爬上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他吓得顿时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你白天已经听到了韶华说的,是不是该出份力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沐王爷,你们自己解决不了的事就想强加给我。而且我又不喜欢女人,我才不去!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女人???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瑾墨伊一把捂住她的嘴巴,她定然又想说和自己缠绵春宵的事,这个女人到底还知不知道害羞?

    “你捂着我难道就没发生过吗?你看我的肚子日渐鼓起,韶华他们可都羡慕你呢!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弄大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的意思是没有细细体会,所以不肯认了?既然这样,那我们现在就……”纳兰宓暧昧的说着,扯下衣领露出肌肤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?”瑾墨伊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夫君,而且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。哦对了,你在王府这么久,韶华一定很想知道你过得如何,我是不是该让他知道你在卧榻中有多威风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的,你不敢去办韶华的事,无非就是怕自己不是个男人,办不了嘛。那我自然要替你解释清楚呀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瑾墨伊简直被她气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而且这事又不用你真的失身于她,只要动动嘴皮子就可以搞定。最多就是让她靠在你这结实的胸膛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来你的手!去就去,你最好言而有信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听话,我铁定会让韶华知道你为他守身如玉的!”其实说出口时,纳兰宓自己都反胃了一下,他一个大男人,非珍视着身子去为韶华守身如玉,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!

    达成了共识,瑾墨伊便被纳兰宓推了出去,

    “王爷!”步边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瑾墨伊才不想理他,他们都是一伙的,都是坏人!

    天牢重地,韶华已经于暗处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突然,一抹暗影闪入,顿时引起了韶华的警觉。

    梁王也被声响惊起,本就在这种地方睡不着,一丁点声响都会极易察觉。

    匕首的闪光晃过梁王的眼睛,他本能的躲闪,回身竟看到柳溪手持利刃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这是皇后的婢女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柳溪没有说话,出手便是招招致命。

    梁王顿时明白了,皇后这是怕自己咬出她来,所以提前让柳溪来解决了自己。由此也可以看出,自己这一遭,皇后也根本没打算救自己出去。

    果然,一直都在被那个女人利用,她一心只想扶持她的儿子继位,跟自己好,不过就是利用自己复宠罢了。当真是个无情无义的毒妇。

    柳溪的武功自然要高过梁王许多,而且出手狠辣,没几招,梁王的手臂便被她的匕首划出了大口子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纵身刺来,梁王也惊住了。

    韶华飞身而上,一脚踢开了柳溪的匕首,跟她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韶丞相于此,柳溪便知道自己不可能得手。只是为何沐王爷想要梁王的命,而韶丞相却想保梁王?难道二人已经貌合神离了?

    见没了机会,再停留只有被擒获的下场。好在只有他们二人,即便告到皇上那里也没有真凭实据。于是柳溪跃身逃离!

    “梁王爷!”韶华急忙俯身去看梁王的伤势,扯下里衫的布条先给他包扎止血。

    梁王似乎一点都没觉得伤有多疼,只是有些绝望和痛恨?;屎竽歉黾?,竟然这么想让自己死。

    “为何皇后娘娘的死士会刺杀梁王爷?”韶华问道。

    梁王没有回答,他心里还是有所顾虑的!

    “王爷若不据实告知,韶某也无法保证王爷的安全,今日若非与皇上商议事情至此时,来时恰好看到一抹暗影,韶某也不会恰巧救得王爷!”

    然而梁王依旧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皇上念及骨肉亲情,想找机会替王爷开脱,可是如果王爷只是一介庶民,怕是皇后娘娘要杀王爷便更易如反掌了!”

    “父皇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论王爷犯怎样的错,毕竟是皇上的亲子,如果是有人设计构陷王爷,从而利用了王爷,最后又想杀之,那皇上,必定不会饶??!”

    梁王惊住了,他的意思是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以为长此以往出入宫中,皇上当真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吗?只是皇上更信任王爷罢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父皇他……”梁王瞪大了眼睛,难道父皇已经有所耳闻?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当初犯了大错,连建王爷都闭门不出,哪里还有人会替她说话??烧蛭跻闵僬朗?,所以皇上才会更信任于你?;屎竽锬锏降资沽耸裁词侄稳猛跻牙肟嗪?,而如今却见王爷势弱便想先下手为强,这个女人的心当真是狠毒至极!”

    梁王的心有些颤动了,可是……那是大罪,父皇如何能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“郡世子之死,皇上如今不止是给幽郡王一个交代,更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,我大荆一统的日子指日可待,若不能令人信服,如何一统?王爷,韶某想救得王爷,但是,却保得了王爷一时,保不了王爷一世!”韶华见梁王不肯说,于是拍了拍梁王的肩膀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109| 67| 619| 221| 482| 807| 863| 306| 582| 675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