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丢人
0     对于军师的任何决定,步边从不过问,因为军师在他的心里,完全比得上王爷了!

    韶华之所以不敢告知瑾墨伊,就是怕他会跟随,因为韶华要去幽国,他倒想看看这个萧香可是真的去找她的情郎了?

    虽然这并非吃醋,可是毕竟已经拜过堂,萧香于名义上已经是他的妻子,若是再与别的男人纠缠不清,那他这大荆丞相的颜面可就尽失了!

    韶华孤身来到幽国,入了边关城,直奔京师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也向旁人打听了些许王子奕的事情,想着多了解一些情况??傻玫降南⒕故峭踝愚燃唇蠡?。

    难道是和萧香?韶华的心里顿时一颤。他不敢停歇,匆匆赶往幽国京城。

    城中已经因奕王爷的大婚而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正直艳阳高照之时,迎亲的庞大队伍在锣鼓声中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韶华来到人群前,方才看清那王子奕的样子,倒是相貌堂堂,白皙干净的样子。而他回眸看着花轿,嘴角咧起的弧度似乎还带着些许坏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原来萧香喜欢这样的!可是那花轿里可是萧香吗?如果是的话,那这婚,韶华怕是不能如他们所愿了。

    “子奕!”

    正当韶华还在思索之时,突然一个姑娘挡在了队伍前面,距离韶华不过数米远,一个偏侧影,倒也看不出什么来,但是看到新郎惊住的表情,韶华可以断定,应该是这奕王爷的风流债吧!

    这下就热闹了,他倒不妨停下来看个乐呵,看看这萧香大老远逃婚要嫁的这个男人能上演怎样的一出好戏!

    王子奕看到面前的女人,确是吓了一跳,急忙从马上下来,将她拉到一旁。

    然而街上看热闹的百姓们也好奇了,这姑娘是何人?竟然敢拦奕王爷的迎亲队伍。

    等了良久,新娘子似乎也察觉了不对,竟然停滞不前了,于是询问了喜娘才知道情况,直接从轿子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新娘子掀开盖头,走到新郎身边一把拉过了新郎。

    这是萧香?韶华倒没敢认,毕竟他所认识的萧香始终都是面纱相遮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们在争吵些什么,只看得新郎欲离开,却被那姑娘拉住手臂不肯放。新娘挥手一巴掌直接将那姑娘打得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顿时周围的百姓也安静了,全都被这一幕惊住了。

    那姑娘摔倒在地上哭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大家都看看你这不守妇道的贱人是如何朝三暮四的吗?”新娘子骂道。

    妇道?这王子奕竟然还喜欢有夫之妇?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!”王子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子奕,你说过会等我的,我已经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如今你徐国都已归顺了大荆,你如此行径,只会将我幽国陷入危难之中,你这样只会害死我!”王子奕狠言道。

    韶华愣住了,那姑娘是徐国的?那她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们可以离开,我们可以走,你说过会带我走的!”

    “你醒醒吧!你都已经嫁人了,还在这里丢人,你可还知道廉耻?”新娘子骂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百姓都议论纷纷,原来这姑娘已经嫁人了,还要回来纠缠奕王爷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没有……”那姑娘不停的说着没有,眼泪噼里啪啦的摔打在地面。没有,她是想说自己没有洞房,没有失身,没有对不起奕王爷?

    韶华这才弄明白,看来她才是萧香,方才还误将那新娘子当成了萧香。

    被心爱之人的抛弃,被情敌的痛骂,被周围人的指指点点。羞耻感已然完全崩塌,萧香伏在地上大哭着,似乎从前的所有海誓山盟都在这一刻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韶华还是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丢人丢够了吗?”他冷道。

    萧香泪眼朦胧中却整个人惊住了,是他?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王子奕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,一脸清秀,却健硕挺拔,只是一头雪发有些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贱人,勾三搭四!”新娘子接着骂道。

    韶华冷视着那女人,眼中仿佛万把利刃要将她杀死。

    “跟他没关系!”萧香急忙挡到王子奕的前面,她知道,韶华来此一定是要抓自己的,而他竟好巧不巧的看到了这场面,只怕已经知道了自己和王子奕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韶华不解的看着她,他还什么都没说也没做,她就这样急切的维护王子奕?

    “什么人竟敢在此捣乱?”奕王爷的护卫见到有人似乎要对王爷不利,急忙跑来要拔剑。

    可还未等到他的剑拔出剑鞘,韶华反手一掌便将人击了出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,王子奕也吓得忙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韶华逼近了两步,萧香已经愣住了,但依旧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韶华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可以杀他!”

    王子奕也惊了,听萧香的话,这个人是来杀自己的?可是自己根本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这是何意?”王子奕看出了此人武功了得,只怕所有府卫都上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跟他没有关系,是我的错,你要杀就杀我吧!”

    韶华真的是被这个蠢丫头气到内伤!

    “我何时说过要杀他?”韶华冷问道萧香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男人,也值得你冒天下之大不韪,真是可笑!”韶华不屑的目光撇了一下王子奕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对本王出言不逊!”王子奕听得怒道。

    韶华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萧香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舍他,我就让整个幽国给他陪葬!”韶华转身之际留下的那一句。

    萧香傻住了,他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?

    这样大言不惭的话,王子奕瞬间也惊住了,他是……

    雪发,用整个幽国陪葬,萧香……难道他就是大荆的丞相?

    这个让王子奕做梦都不敢想的事,竟然如此真实的上演了??烧馍刎┫嗳羰羌搅烁詹欧⑸囊磺?,那他可会因为自己和萧香的关系而杀了自己?

    “请留步!”王子奕赶紧追上去,但跑出两步便想起萧香,赶紧一把拉起她一同追去!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938| 640| 520| 389| 711| 769| 492| 395| 823| 926|